武汉同济医院11名重症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
来源:武汉同济医院11名重症新冠肺炎患者治愈出院发稿时间:2020-03-30 08:13:57


航班起飞时间是在当地时间3月22日傍晚, 当天下午,我提前出发,从巴黎北站坐RER线去戴高乐机场。站内工作有条不紊,在我等待的10分钟时间里,有持枪宪兵在北站巡逻。疫情之下的巴黎看似“空城”,但公共服务还在运转,为这个城市的平稳运行提供保障。

10分钟车程后,我们到达了一个名为ORA的酒店。

我连忙在排队间隙下载了app,输入电话、姓名、护照号码等信息,认证成功后,跳出了一个“每天自测诊断检查”选项:包括是否发热、咳嗽、咽喉痛及呼吸困难四个项目,如实回答后提交,就完成了当日自我检测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3日,韩国首尔仁川国际机场,进一步排队等候检测的人很多,工作人员首先会核实旅客身份等基本信息,再询问有无症状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上午,我在ORA酒店隔离点房内向外望去,窗外是农田和山区景象,我们还在仁川国际机场所在的永宗岛上。

△ “自我诊断”app界面截图,软件可选择中文显示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4日早上8点,ORA酒店,我被电话叫醒,通知早餐已被放置在房门口。入住隔离点有个注意事项:在房间隔离期间一切只能等候电话通知,不能出门。

宣判后,被告人高守洪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。

进入检查室后,医护人员让我头稍后仰,把一根约有一支笔长的检测棒伸入我鼻内,旋转、停留了大概5秒取样,而后又在咽喉部位进行了取样。检查鼻子的时候,我有种想打喷嚏又打不出的感觉。

△ 当地时间3月22日,法国巴黎,空姐戴着口罩给旅客送餐。